即时热点: ·2018放假安排  ·众望所归 巨咖荣膺“最受用户期待车型”  ·云乐购张莉以"拉法兰酒"携手总裁世界宴酬访问中国的前法国总理拉法兰  ·招聘外围编辑  ·吴鹰: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机遇是传统互联网十倍  ·IBM王阳:行业互联网和企业互联网是真正风口  
视窗首页
生活焦点
娱乐资讯
体育快报
美图欣赏
地方生活
生活视窗
影视资讯
旅游资讯
女性时尚
资料财经
公交

杨震华:淘古玉要靠“眼睛”不能靠“耳朵”

时间:2016/8/24 16:24:50 来源:苏州在线 作者: 网友评论
导读:杨震华:淘古玉要靠“眼睛”不能靠“耳朵”

  人物简介
  杨震华,1941年生,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玉器组成员),当代古玉鉴定权威之一。  1973年进入苏州文物商店工作,师从鉴定大师张永昌先生,从事国家文物鉴定工作四十余年。上世纪90年代初期曾参与全国博物馆一级文物评定工作。杨震华在国家文物局扬州培训中心教学二十余年,并长期为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南京大学、西北大学、上海社科院等高等院校及机构讲授文物鉴定相关课程。曾多次受国内外博物馆及收藏家协会邀请讲学。  杨震华与张永昌先生共同编著《古玉拓片图录》《传世古玉鉴定》《古玉龙凤纹演变》等玉器鉴定教材。
  □黄洁/文姚永强/摄
  拜张永昌先生为师是我的幸事
  苏周刊:您是怎么干上文物鉴定这一行的?
  杨震华:1973年我从苏州文工团转业到苏州市文物商店。在文工团我是个骨干,转业后我想我也要干一门技术活,最好是越老经验越丰富的那种。当时的文物商店都是些老同志,需要有人去接班,而且还有个外宾门市部,对工作人员要求挺高,而我比较符合条件,所以组织上就把我派到了文物商店,并让我拜鉴定大师张永昌先生为师,还专门举行了隆重的拜师仪式。
  苏周刊:张永昌先生可是我国玉器鉴定国宝级专家,在文物鉴定界也是泰斗式的人物,所谓“北耿(宝昌)南张(永昌)”,您能拜他为师,是件幸事。
  杨震华:是的。张老师出身于文玩世家,年轻时在北京辅仁大学读书,拜民国著名古董大行“卢吴公司”经理叶叔重先生为师,学习瓷、铜、玉、杂等古玩业务,并供职那里,一生与文物打交道,1986年成为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可以说拜这样的老师为师,我的文物鉴定之路的起点比别人高了很多。但我也很是担心,我什么都不懂呀。张老师一开始就对我说,只要你肯好好学,我一定毫不保留地教,而且教会你。当年张老师58岁,我32岁。
  苏周刊:您可以说完全转行了,一张“白纸”的您觉得学起来难吗?
  杨震华:不难。因为老师讲的都是诀窍,是他这么多年来经验的总结。我最初的学习是从库房中整理瓷器开始的,面对一屋子大大小小、色彩款式不一的瓶瓶罐罐、杯盘碗盏,我简直无所适从。老师就开始教授我诀窍,比如年代的断代,瓷器上人物脸上带红彩的就是民国的,碗边上有化学金的也是民国的,用本金就是光绪以上……他就是用这种最通俗易懂的方式,告诉我或纹饰或造型的诀窍,一下就让我掌握了要点,很快就能学会。另外我对自己也有要求,我想我半把年纪了,一定要用功学,而且有这么好的老师在教,一定要珍惜机会。我那时买了书包和笔记本,决定重当一回小学生。老师每天教我三到四条诀窍,当天我就要消化吸收,第二天我肯定会去仓库里根据老师教的拿出实物来给他看。每天都坚持这样。当时老师只教我诀窍,并不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去学。所以一空下来,我就把老师教的诀窍逐条记录下来,或整理或查资料,不懂就问。这样,三个月后,我基本上把乾隆以后民间窑瓷器物件的基本特征都掌握了。
  老师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把一张白纸的我带出了这么好的效果。为此,我们师徒还被作为学习的典型和示范榜样被邀请去北京文物商店向全国文物鉴定相关部门人员做汇报交流。老师在会上讲怎么教徒弟的,我在会上汇报怎么跟老师学的。回来后,文化局的领导对我说我将来也要像我的老师教我一样教别的徒弟。应该说,这次的汇报会对我触动蛮大的。领导这么重视,对我是鼓励,是鞭策,更是一种动力。我原来什么都不懂,我现在懂一点了,我自己也觉得很有成就感,对未来更充满信心。而且我觉得很幸运,有这么好的老师在身边时时刻刻、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教我,没理由不好好学,所以我下定决心努力钻研下去。我掌握的瓷器类的鉴定并不比玉器类差。
  我的优势就在于,看到的真的、好的东西实在太多
  苏周刊:您后来又转到了古玉的鉴定?
  杨震华: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张老师应邀到国家文物局扬州培训中心进行教学工作。当时已经有一位老师主讲瓷器了,张老师对玉器的研究并不比瓷器差,所以就带着我们文物商店的一箱古代玉器教材,到培训中心主讲玉器,我跟着老师便也侧重古玉的鉴定。1986年,张老师成为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就在玉器组。
  苏周刊:2005年,您成为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全国一共88位委员。我们知道要成为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委员,不光需要学识和资历,正常情况下委员的名额是出缺一个才补一个的。您是苏州目前唯一的委员。您觉得主要是什么成就了您的鉴定大师之路?
  杨震华:一个好的老师。这个我上面已讲了一些。张老师肯教,真的是用竹筒倒豆子的办法,把他想到的都告诉给我听,我问什么,他就讲给我听,一点不保守。另一个是接触到的东西多。可以说我学文物鉴定的机遇比较好,那时候可看到的、接触到的实物实在太多太多,大量的抄家物资和流散物资堆在仓库里,真的是堆积如山,一点不夸张。那时候买卖渠道不多,大多数都卖给文物商店。那时我们有两个大的仓库,一个就是现在潘儒巷的民俗博物馆,一个就是现在新博物馆忠王府小天井里面的仓库,我就整天跟着老师在那儿做整理和鉴定。因为当时文物商店还有一个主要的职能是为博物馆征集文物,达到一定级别的好东西才能由博物馆来收藏,这就要靠我们来鉴定了。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那时老师到哪儿我就跟着去哪儿,他去讲学我就跟着他去当助手,他去全国进行学术交流或搞文物鉴定我也跟着去。这样的机会不仅让我学到了张老师拥有的知识,还学习了不少别的老师的经验,看到了除了苏州本地的许多珍贵实物。看的真东西多了,自然会在脑子里建立正确的“信息库”,看到假的仿的一下就能识别了。现在的年轻人可看到的东西少了,怎么去辨别,而且出现了断层,有经验的都老了,年轻人接不上来。
  苏周刊:您有没有带学生?
  杨震华:学生也可以说有,但像张老师这样带我这样的学生没有。
  苏周刊:那您满肚子的学识没有一个人完整地继承下来,是否也有些遗憾?
  杨震华:是的。其实传统的这种师承制度现在看来还是很重要的。
  向张老师学习技术鉴定的同时,也在学习他的为人处世和真诚品格
  苏周刊:听说你跟着张老师到故宫博物院给其馆藏文物做过鉴定?
  杨震华:鉴定倒没做过。是上世纪80年代初,国家文物局请老师去给全国各地的文物工作者代表讲古玉鉴定中一个龙纹的演变过程,为期半个月,只是借了故宫博物院的一个大会堂做讲堂,我作为老师的助理也去了。小小一个地方文物商店的专家来故宫上课,很少有这样的事情,所以故宫博物院的工作人员很好奇,也来听课。后来他们听了老师的课,觉得讲得通俗易懂,很受益:商代的龙有蘑菇形的龙角,战国的龙张牙舞爪眼睛突出十分凶猛,唐代的龙非常粗壮,向上升腾嘴角超过眼梢,宋代的龙颈较细、嘴角与眼梢相平,元代的龙小头细颈蛇尾,明代的龙在早中晚期各不相同,清代的龙老态龙钟像老寿星……一些工作人员就到库房把所有有龙纹的玉件排队,排好了请老师去看排得对不对。这说明老师的讲课达到了实效,而同时我们也趁机看到了很多故宫的藏玉。我记得很清楚,那时候没有电脑、没有投影,除了图录,很多纹饰都是老师在黑板上一笔一笔画出来的,其实老师在很多场合讲课,古玉上的纹饰都是手画出来的。
  苏周刊:您还跟着张老师参加了1993年到1994年全国博物馆一级文物的普查工作?
  杨震华:是的,参加普查的全是国家鉴定委员会的专家,年轻人就只有我和耿宝昌老师的助手陈华莎,我的工作只负责作记录。可以说这次的收获非常非常大,各个博物馆的宝贝我们都看了个遍。记录有什么好处?就是各个老师的观点都能听到,可以各取所长。对我来讲既能看到实物,又听到各位老师的见解,这是我进步最快的两年,是我成长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对我的知识增长是一个质的飞跃。如果要说我的优势,就在于我看到的好东西实在太多。不看到真东西好东西,你怎么去辨别仿品和假品呢?
  苏周刊:在那次普查工作中,有没有什么给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杨震华:比如在东北那几个博物馆,有不少红山文化的玉器,那几件玉猪龙,真是精美。
  苏周刊:其实,在您向张老师学习技术鉴定的同时,也在学习他的为人处世和真诚品格。
  杨震华:是的。张老师的人品对我影响很深。他为人真诚,认真负责,特别是教学上不保守,所以我现在也不保守,我从来没有什么“教会徒弟,饿煞师傅”的想法。我后来接了老师的班,在扬州培训中心讲课,讲了20个年头,我就把老师当时教我的诀窍毫无保留地讲给他们听,同学们都要复印我当年记录的笔记本,我就给他们拿去复印。可惜这个机构后来散了,现在各地办短期的培训班,邀请我我也会去讲。
  参加鉴宝活动,为的是普及文物知识
  苏周刊:现在很多媒体都开设了类似的鉴宝栏目,作为全国鉴定委员会的专家,您肯定也受到过不少的邀请?
  杨震华:只有政府组织举办的公益性的鉴宝活动,我才会去参加。我觉得,全国文物鉴定委员会专家成员这个头衔,对我来说是种荣誉,更是份神圣的责任。你想,给国家文物作分级鉴定,一个分级的定级必须由三个或三个以上委员的鉴定才能获得,所以这是份很神圣的工作,因此每个委员对自己的声誉是很看重的,委员们还是很自律的,不参加任何的商业活动。中央电视台有档《家有传家宝》,我做过几期的嘉宾;安徽电视台的“赛宝会”,办了四年,我也参加了四年。我们参加这些活动,主要是传播文物知识,普及文物知识,哪些可以收藏,哪些不值得收藏,哪些有价值,为什么有价值,而不是给他们去估价。而像一些商业化的鉴宝节目,让你感觉社会上满地都是宝,快点去捡漏。其实哪有


编辑:ida


城市.中国互联网联盟
苏州在线(szol.com.cn)版权所有 视窗投稿热线:400-664-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