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热点: ·2018放假安排  ·众望所归 巨咖荣膺“最受用户期待车型”  ·云乐购张莉以"拉法兰酒"携手总裁世界宴酬访问中国的前法国总理拉法兰  ·招聘外围编辑  ·吴鹰: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机遇是传统互联网十倍  ·IBM王阳:行业互联网和企业互联网是真正风口  
视窗首页
生活焦点
娱乐资讯
体育快报
美图欣赏
地方生活
生活视窗
影视资讯
旅游资讯
女性时尚
资料财经
公交

马里奥:现代西方哲学脱离了人类现实问题

时间:2014/2/25 10:15:45 来源:苏州在线 作者: 网友评论

  在接受本报记者 越洋电话采访时,本格疾呼,现在的西方哲学研究,正脱离外部世界和人类的现实问题,包括理性在内的哲学工具已经被一些当代哲学家所抛弃。在他看来,哲学要想成功度过危机,就必须应对两大挑战:一是批判现有哲学观念,让哲学真正回归到现实生活;二是让哲学与现代科技实现兼容并包,成为科学进步的“助产士”。记者 赵博


  在95岁的麦吉尔大学哲学系教授马里奥·本格眼中,年龄不是问题,“我的身体老了,但我的大脑并没老。”的确,就在去年,他还出版了一部40万字的学术着作:《医疗哲学:医学中的理论问题》,这本书被誉为首部系统性分析医疗哲学的专着。


  本格的学术生涯长达一个甲子。1919年9月21日,他出生于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早年就读于阿根廷普拉塔国立大学。1952年,本格获得了数学-哲学博士学位。1956至1966年,他先后在普拉塔国立大学和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担任理论物理和哲学教授。随后,他举家迁居加拿大,在蒙特利尔大学和麦吉尔大学担任逻辑学和形而上学教授。半个世纪执教生涯,马里奥先后获得16个荣誉博士学位和四个荣誉教授职位,他是美国科学促进会成员,也是加拿大皇家学会成员。1982年,他被授予西班牙阿斯里图亚斯王子奖,2009年,他获得古根海姆奖。


  本格是一名高产学者,他着有80多部书籍和400多篇论文。其中八卷本的《基础哲学论丛》奠定了他在哲学界的地位,他的研究领域宽博,涉及语义学、存在论、认识论、科学哲学和伦理学。更难得的是,他不愿囿于书斋中,而更愿意走出象牙塔,关注人文科学所处的困境与危机。在接受本报记者越洋电话采访时,他疾呼,现在的西方哲学研究,正脱离外部世界和人类的现实问题,包括理性在内的哲学工具已经被一些当代哲学家所抛弃。在他看来,哲学要想成功度过危机,就必须应对两大挑战:一是批判现有哲学观念,让哲学真正回归到现实生活;二是让哲学与现代科技实现兼容并包,成为科学进步的“助产士”。


  哲学应该像科学一样多变


  文汇报:在《物质与心灵》(2010)中,您提出要用现代自然科学的物质观点来重新解释一切人类精神活动,比如:个体的感受性、情绪、意识甚或自由意志。这个想法是否出于极简主义的考虑,即用“奥康剃刀”削减传统二元论的概念冗余?


  本格:大部分唯物主义哲学家都将人类的精神活动视作大脑活动,而不是非物质的形式。在科学层面上,将假设扩大并检验是合理的。事实上,它增加了人类对当代心理学的认知。在过去60多年来加拿大心理学家唐纳德·赫伯将其不断发展。我有幸在近几年内和他进行了互动。


  显然,当代唯物主义学家比奥康走得更远,他们并不拒绝这些概念,并且不相信能出于其自身目的将其简化,因为这个世界和我们所储备的知识都极其复杂,就像我在个人着作《简单的神话》(1963)中讨论的那样:有关精神的现代科学是一个多元交叉学科,它将心理学与神经科学、内分泌学、免疫学、药理学和社会学融合在一起。


  例如,在有关圈养鸡的研究中,研究者会发现:圈养的鸡产蛋量比放养鸡少,因为它们感受过于拥挤带来的压力,这种压力将直接导致肾上腺皮质激素上升,最终损害身体。同样,被剥夺自由权利的人们也生活在压力之中,其身体将远不如那些可以自由选择生活的人们更加健康和富有生命力。


  文汇报:在您的唯物主义思想中,有没有关于人类应当如何生活的规范性维度,像早期的唯物主义者所寻求的那样,比如伊壁鸠鲁和霍布斯?


  本格:除了参与社会生活之外,唯物主义和道德无关,但这也解释了历史上道德法则的多元性。另一方面,现实主义也是认识论中的一种形式,它有关道德事实的阐释——诸如犯罪和慷慨行为一样——名义上和物理现象一样真实。但有关道德规范,在名义上,它们应根据现实生活的实际情况而被采纳、改变或撤销。这两种观点共同组成了道德现实主义,这些观点主要体现在本人着作《基础哲学论丛》(1974-1989)第八卷中。


  文汇报:您在不同场合提到重构哲学话语的需要,这也适用于唯物主义?


  本格:唯物主义在18世纪中期法国哲学家保尔·霍尔巴赫时代达到一个新高度,随后马克思极大地发展了唯物主义,其主要特点是结合了逻辑学、数学和科学的元素。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唯物主义的重构主要体现在四卷本专着中的第三卷,以及意识主体问题(1980)、科学唯物主义(1981),物质和意识(2012),并散见于少量其他着作。当然,我并不认为这将是终点。哲学是,至少应该是像科学一样的多变,唯物主义也是如此。


  文汇报:您是否愿意为我们介绍一个例子,以阐明建构物质概念的哲学工作,其当前所面临的挑战及希望?


  本格:我尝试着用以下定义来阐明物质性的概念:“一个物体X是物质的=X是易变的。”但定义仅仅是理论中的一小部分,我们更需要所谓的“原则”。举例而言:“所有且仅有物质性物体是真实的”以及“所有的真实物体都是物质性的”这两个原则将导出结论:“如果且只有如果其是物质性的,一个物体才具有真实性。”


  文汇报:作为唯物主义哲学家,您还提到重建形而上学的想法。这个词语“形而上学”的用法与传统有何异同?


  本格:在哲学传统中,可以通过两种路径理解形而上学。一是将其理解为本体论的同义词;二是本体论加上神义论。既然我的哲学是偏向世俗的,我倾向于第一种观点,但我加上了本体论,它远非自发而生,而应该是兼容并蓄的。事实上,本体论就应该是一门一般科学。


  东西方医疗哲学有相通之处


  文汇报:您的研究领域之一是医疗哲学,它对于许多中国学者仍然是陌生的,您是否愿意介绍一下?


  本格:所谓医疗哲学,就是一项有关生物医学科研和实践中所涉及的哲学理念的研究。有关这一主题,我在书中主要讨论了科学医疗中的隐性哲学具有唯物主义、现实主义、科学性、人道主义的特点。


  我认为,在当今世界,医疗哲学的意义是将无凭无据的信仰从确凿无误的事实中剥离出来,从医学实践中提炼出普遍意义。例如,在西方人眼中,针灸是一种缺乏科学依据的医疗手段,其治疗原理很难通过科学话语进行解释,但在我建构的医疗哲学中,我尝试着将其设置在中国传统哲学的话语体系中进行解释,这一过程就是医疗行为的哲学化,或者说是通过医疗哲学来解读医学话题。此外,医疗哲学还应该能帮助生物医学的研究,它还能帮助设计公共医疗政策,其实现途径是寻找到高效且符合社会正义的卫生策略。


  总之,在我看来,医疗哲学的属性分为自然(或者说是科学)属性;另一部分是社会属性,涵盖着从具体医学方法到公共医疗管理等多个方面。文汇报:在医学中,人道主义是一个出现频率很高的词汇。它既可以视作一个医学词汇,但更多的是一个哲学名词。您如何看待医学中的人道主义?


  本格:让我们首先区分两个极易混淆的概念:人文主义(humanism)和人道主义(humanitarianism),前者的主体是世俗主义(或者现世主义)加上社会责任,而后者强调的是以人为本的世界观,主张人格平等、相互尊重。换言之,一个人可以是一个人文主义者,但却很残酷,但一个人道主义者却不会那样,人道主义具有更强的宗教情怀。


  在西方医学中,最早体现医学中的人道主义的典范当属古希腊医学家、“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他曾在誓言中说:“我将竭尽全力,采取有利于病人的医疗措施,不给病人带来痛苦与危害,不把毒药给任何人,也绝不授意别人使用它,清清白白地行医和生活,无论进入谁家,只为治病,不为所欲为,不接受贿赂,不引诱异性,对看到或者听到不应外传的私隐,我绝不泄露。”这就是医学中人道主义的滥觞之作。这也是我们讨论医疗哲学中“人道主义”的重要渊源。文汇报:在您的新着《医疗哲学》中,出版社在新书推介中特意提到,“这是第一本系统分析医学总体思想的着作,特别是其中蕴含的哲学思想,而非仅关注疾病、临床治疗等单一细节。”您所提到的总体医学哲学思想究竟是什么?


  本格:我尝试着去展示生物医学研究和医疗实践中流行的哲学命题,并且带来了一系列哲学问题,诸如逆向问题的本质(从疾病征兆到病因,以及探寻药品和治疗方案的病理学和具体手段)。


  在该书的编排中,我试图通过回溯医学史来体现这一思想,全书十章的编排顺序分别是:“古代医学”、“现代医学”、“疾病”、“诊断”、“药品”、“(医学)审判”、“治疗”、“道德”、“科学还是技术”,“技艺还是服务”。我更倾向于将哲学问题渗入到医学的轮廓中,分门别类进行讨论,而不是按照传统哲学书籍的编排方式,将医学作为哲学问题的点缀。这是我的总体医疗哲学思想与以往着作最大的不同。


  文汇报:在当今社会,安乐死仍是一个敏感话题。因为它不仅涉及到医学,更涉及宗教、伦理和哲学。从医疗哲学的角度,您如何看待安乐死这一现象?


  本格:安乐死现象其实可以分为两类:一是被动地放弃对绝症的治疗


编辑:dj


城市.中国互联网联盟
苏州在线(szol.com.cn)版权所有 视窗投稿热线:400-664-0095